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绽放真情

简单、快乐、真诚ing.

 
 
 

日志

 
 

忧愁的日子总是比树叶还稠——原创小说(五)  

2017-03-31 19:09:17|  分类: 忧愁日子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坑爹杨科

听到祖母说榕花嫁给了杨科,杨家妮的头脑里马上闪现出那个走一大步路,下颚晃三晃的傻乎乎的杨科。想起他们一群伙伴一起在杨家庄玩耍的日子,这个杨科最坑爹的一次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又一次被老师批评,他居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老师晚上提着蜂蜜罐子去给他爸送礼后。一时成了杨家妮他们一伙人的笑柄。杨科虽然也和他们一起玩闹,但他却是他们这群人里经常被玩的人。杨家妮的大哥,杨家豪每次都窜腾杨科儿从家里拿纸,学着大人卷着枯干的树叶当烟抽时,杨科总是从他爸用来记账的账簿上撕,因为杨家豪告诉他说,只有带着绿色小格子的那种记账纸,才可以卷出杨家庄这群伙伴里别人没法比拟和最有滋味的卷烟。杨家豪还信誓旦旦的告诉杨科儿说:猛吸一口更有滋味:最终的结果总是;他爸每次看到杨科儿的嘴唇上又添新烫伤时,就知道他那本私密的记账薄又一次做了杨家豪他们的卷烟纸了。杨科儿带着被树叶卷烟烫伤的嘴唇,村前村后的逃窜着躲避他爸追打时。杨家豪杨家妮总是在幸灾乐祸时被他们的五娘数落。杨家妮也总是嘻嘻笑着问五娘说:我杨科哥也是长脑子的人呢,你怎么不去数落你杨科呢?总是我哥的不是?五娘也一时被杨家妮这小妮问的无语了。实质上,聪明伶俐的杨家妮知道五娘最见不得有谁说他们家杨科没长脑子了,杨家妮前半句的;我杨科哥也是长脑子的这句,实质把五娘的其他话给生生堵了回去。下半句就是实打实的维护自己哥了。杨家妮在人后总是叫杨科:“半脑壳、差一窍”。而她自己也知道她母亲和她五娘之间的芥蒂。因为从她懂事起,就看到母亲和五娘随住同一街同村。而她们两人却总是形同陌路。慢慢懂事的杨家妮问母亲和三大娘之间有么深仇大恨。总是给母亲狠狠训斥不得打听大人的事情。后来杨家妮才从她们同学杨静娴那里听到母亲和五娘之间的故事,说是五娘娘家和杨佳妮的外婆家同村,佳妮还不懂事儿的时候,五娘在一次集体劳动时公开说杨家妮的外公和娘家村上一个美艳寡妇的桃色新闻,更有好事儿者马上告诉了杨家妮的母亲,正在一起劳动的杨家妮母亲就从腰间掏出劳动间歇时纳的鞋底,再把别在胸前的缝衣针别在鞋底上,直接过去听五娘的新闻,在她讲的眉飞色舞的时候,杨家妮的母亲就用准备好的鞋底抽了三大娘的嘴巴子。并警告五娘,如果再编排长辈们的是是非非,必要她付出比今天更惨的代价。自此,两个从小长大的姐妹,在嫁之同村堂兄弟的女人,在结婚之后却形同陌路。杨家妮的母亲因此也常常喟叹说:如果妯娌是同村姐妹简直就是彼此的祸害。

榕花姐怎么能嫁给被她们戏称,“拴在他妈裤腰带上的杨科”呢?三叔虽说不是祖母的亲生儿子,但如同亲生子,三叔自己的话说:在杨家庄,他凭借老爷子(杨家妮的祖父)的仗势活人。他们一家虽说外来户,外来户在乡人的概念里等同于逃难者。外来户的三叔一家,也的确是逃难时,据说三叔拖家带口,从偏远的山村来到富饶的关中地区,挨家挨户的乞讨过活,那时榕花姐尚在襁褓。当他们一家行乞到这个叫杨家庄的村子,并走进杨佳妮家的大门时,他们的命运就此结束流浪和转折。其时,杨佳妮的祖父正在村上当值。杨佳妮的祖母是村上十里八乡的大善人,看到榕花父亲带着年幼的榕花和她病弱的母亲风餐露宿的凄苦,一时起了侧影之心。就和杨佳妮的祖父求告,希望杨佳妮的祖父能想办法留下来这一家人。而杨佳妮的祖父刚好也是个好管闲事的村队长和积极分子,想到村上杨狗儿的爷爷带着没儿没女的,一个人养活年幼的小孙也是日子过的很恓惶。在杨佳妮祖父奔走做工作之后,就由杨家妮]的祖父做主,落户给二队五保户杨狗儿的爷爷上门做养子。村上给榕花一家落户上户口分地。杨佳妮的祖父当时的想法,在现在想来也很合情合理和具有人道主义精神:如果榕花父亲给那个没母亲的杨狗儿做了父亲,杨狗儿爷爷既有了儿子媳妇,孙子孙女。也有人照顾他们爷孙的生活起居和有人养老送终了。由此看来是一件十全十美的大好事。对于两家人来说,是最好不过了。但不是所有人的想法都和杨佳妮的祖父那样美好。事实证明:美好的想法,也只是合适心存美好的人。俗化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杨狗儿的祖父觉得,榕花一家之所以能住进他家,一家乞丐能和他平起平坐,全仰仗了他的仁慈。他就要像县太爷一样对这家人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稍有不和,就对三叔一家非打即骂。日子是一天天过出来的。经年累月下来,榕花也在风月里一天天的长大,杨狗儿也一样的长大了。正像杨佳妮的祖母整天挂在嘴上的那句话:愁苦的日子总是比树叶还稠。杨狗儿和榕花都到了读书的年龄。杨狗儿的爷爷就寻了一个很充分的理由,把榕花一家赶出了家门。眼看着又一次要流落街头乞讨的三叔在老爷子对二队施压的情况下,把她们一家安插在村队废弃的饲养室安了家。因为有杨狗儿爷爷之前的做法,二队村人也野蛮的欺负榕花一家人和瞧不起他们来了。生活在饲养室的三叔一家受尽了二队有些人的欺侮。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