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绽放真情

简单、快乐、真诚ing.

 
 
 

日志

 
 

[原创]忧愁的日子,总是比树叶还多 三  

2017-03-26 10:24:32|  分类: 忧愁日子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眼巴巴的瞅着祖母,希望从祖母嘴里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可祖母却:

我看到祖母的目光越过我,看到窗户外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很是专注。我寻着祖母的目光,抬抬一边屁股,也看向窗外,窗外还是昔年的景象:院墙外边,光秃秃的树桠在冬日寒风里瑟瑟发抖。红砖院墙内,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息,我爸大肆改造院子后,院子里那些古色古香的树木被悉数砍掉。只留下干净空旷的院落。高大气派的3层洋房跨过老财主家院子的宽度,把整个院落分成前院和后院两部分,后院最主要的一副高大的玉米架子。每年秋收过后,我家所有的玉米都挂在这个红砖钢管砌成的架子上,到了来年春天,玉米也彻底干透后才从架子上拔下来剥成玉米粒。窗外,只有玉米架子上的干玉米棒子黄橙橙的发着冷冷的光。隔着玻璃窗,我好像听到了屋外呼呼吹着的北风,干枯的树桠发出低低的寒号。我没看到窗外异样的我,回过头来,两只手抓住祖母的左胳膊央求的幽幽的对祖母说:不是我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也不是我特别好奇榕姐女婿长得到底有多帅,嫁的怎么样?我希望榕姐嫁的好,那男方家境富裕,待榕姐好。最主要榕姐不读书的原因,和我有直接关系,她如果不是因为我而不读书,说不准她也不会这么早嫁人,说不准还有更好的出路,就像我爸妈一心希望我把书读好,以后不过和他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么!说完这些一堆话,我放开抓着的祖母胳膊,低下头一边两手闷闷的拍着祖母炕上厚厚的老棉花棉被。说到最后,越说到最后,我越用力的拍着祖母的炕面上。一边竖着耳朵等候祖母答案。祖母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不着急回答我的问题,却不知从哪里摸到扫炕的苕帚,反倒捉住作势要抽我一苕帚疙瘩的样子说:之前让你跳蹋了好几个土坑,辛亏这年月越来越时新了,现在都是水泥炕面。任你砸也砸不塌唠!你再使劲儿砸吃亏的还不是你的手?这个社会,越发展越时新越好,谁能想到现今的水泥板炕面,一点儿烟都不会冒。屋子里又暖又没烟气。也不知这样子的时新是好是坏?而我,作势倒向祖母炕头的另外一边。躲避祖母佯装要打我的苕帚疙瘩。并笑着对祖母说:婆!你咋还像鲁迅一样忧国忧民呢!虽然祖母不知道我嘴里说的鲁迅是谁,但从我嬉皮笑脸的样子也感觉到我这句是对她的嘲讽。就只是嗔笑着用家乡话骂了我一句。

我的时光,就在祖母娇嗔疼爱的时光里飞速流转着……。

在我对祖母的回答急的抓耳挠腮。祖母却完全还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维里往下说到:哎!婆活到这个年岁,啥事没见过。吃过的盐比你娃吃过的饭都多。你爷爷和榕花婆家人都认为榕花是高攀了人家杨科。可我这个老太婆看的真真的。榕花真是命苦吆!听到祖母说出杨科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猛地从炕头的另一端直起身抓住祖母的手说:婆!婆!你的意思是说,榕花嫁给了村西头我三伯家的杨科么?祖母瞅瞅大吃一惊的我说:除了村西头的杨科,咱们村有几个杨科?我又一次顺着墙四肢无力的瘫倒在祖母身旁。

杨科?杨科!榕花嫁给了长得高大、白净、浓眉大眼的杨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