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绽放真情

简单、快乐、真诚ing.

 
 
 

日志

 
 

【原创】三叔  

2012-05-10 00:09:5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叔大概和父亲同岁,现如今都已过了花甲之年。父亲称呼三叔时,直呼其名。三叔则一直叫父亲为老二。在我老家,父亲的同辈人称呼同辈人的时候,一般都像三叔称呼父亲一样,按照族谱中的排行称作老大老二的叫。我叫过排行最大数是十六爷爷。我的本家爷爷排行十二。本家的其他同辈都唤我的爷爷为十二爷爷,奶奶为十二奶奶。奶奶先于爷爷去世。奶奶98年去世的时候,我才搞明白我一直叫了20年的三叔,并不是我理解的三叔,真正其实应该唤作山叔。因为陕西话里,三和山同音,使得我和我的堂姐妹哥弟们一直误认为山叔为三叔。

据父亲讲,三叔刚刚到我们村落户的时候,我刚刚呀呀学语。大人们都逗我说:“你叫一下你从山里来的那个叔叔。”大概一岁左右的我就山叔山叔的叫了。山叔就一直这样叫了下来,也慢慢给我们姊妹不知不觉按照传统换成了三叔。山和三在那时的变换,就像山叔这个人一样,不被人们重视和关注。

在奶奶去世的时候,父亲才把我们一直叫着的三叔给我们更正的原因是;按照祖辈人的传统,奶奶去世后的前一两天。父亲作为长子,就有义务和责任出门派(到底是门派还是门排,我到现在也还是搞不清楚,姑且按我理解的门派来写吧)所谓门派,大概就是把奶奶的孩子按照长幼亲疏写在一张白布上。挂在大门口。在葬礼的时候,什么门派的孝子贤孙,就应行什么样的礼节。来不得半点儿马虎。就是在这件事情,山叔是不能写进奶奶的门派上的。这让父亲很为难,山叔很难过。父亲为难的是,山叔对奶奶像亲生儿子一样孝顺,而奶奶活着的时候,也一直拿三叔这个外来户当自己亲生儿子来看待。山叔难过的是,他不能像亲生儿子一样在奶奶的葬礼上带大孝行大礼。

三叔过去和现在的日子,过的贫穷而又悲苦。

11年腊月26日这一天

11年的腊月26,我小弟结婚。时值12年的春节马上就要来临。当我一家从广州赶回陕西的时候。我娘家一片欢天喜地为准备迎娶新娘而热闹进行时……而在这一天,三叔唯一的外孙女也做了新嫁娘。

北方冬日的傍晚踏着咚咚的急促脚步匆匆来临。看看天色将晚,我来到母亲的房间像母亲告别。

女儿:妈,天快黑了,我和刚(老公的名字)带着景回家去了。回来这几天,尽忙着弟弟的事情了,还没来得及回秦家去。今天再不回去,家婆该药抱怨我们了。

母亲:明天吧,明天天一亮妈妈就煮早餐,你们吃完早饭再回去,眼看天就黑了,妈妈也不放心你们一家这个时间赶路呀。

母亲说这句话时的不舍和祈求的眼神让我很心酸。低头沉默良久回答到:“我和刚说说去”在我准备退出来时,看到母亲把目光转向沙发角落,由于是冬日,光线很暗。视力不是很好的我才看清母亲是看向那里在那里坐着的一个人影。我台手暗下电灯的开关。明亮立马洒满妈妈温暖的小屋。这时我看到坐在那里的是山叔,眼睛极红。怀里还抱着睡着的小孙孙。

叔,放xx到我妈的床上吧,这样抱着多累呀。我顺嘴说。

山叔表情极不自然的说:“哎!……这孩子,屁股一挨着床板就醒了。我还是抱着吧。”山叔说完这句话。我看到母亲使眼色示意我先出去。我带着满腹的孤疑离开了那里有些悲伤的气氛。来到我家新郎官的新房。我漂亮的弟媳和我可爱的小弟正在打扫他们的新房。这里每个角落都是幸福和喜庆。我觉得伸手一抓,都能抓到充满整个房间的幸福颗粒。看着累了一整天的弟弟妹妹。我高兴的宣布:“我和你姐夫明天才回去,你们要我帮忙吗?”弟弟头也不抬的说:“行!明天我开车送你们回去。我忙完这里再找你们玩。”


我:得了吧你,都结了婚的人,还惦记着玩???新娘!现在有你了,这个人交给你了,他的玩性,喜好名牌的臭脾气。还有爱吹牛皮本性…………等等。给他好好杀一杀啊。这些毛病没少让爸妈操心。
新娘:行!知道了,他的那个吊吊耳朵他说是姐姐们拽成那样的。如果再犯毛病,我就让他再掉下来一些。
我:哈哈!……哈哈!这样说定了。
偷偷瞄一眼吊吊耳朵的主人并没有因为我在他大喜的日子里,在他的新娘面前说了他的坏话而生气。他在偷笑中……【原创】三叔 - 楷楷 - 绽放真情【原创】三叔 - 楷楷 - 绽放真情【原创】三叔 - 楷楷 - 绽放真情【原创】三叔 - 楷楷 - 绽放真情【原创】三叔 - 楷楷 - 绽放真情
就在我们姊妹三人说笑的档口。我老公百无聊赖的走了进来。
老公:呀!这个东东怎么这么整呢。有一天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吧???告诉你,笨死的!!
说着就夺下了弟弟手中正在摆弄的新电视。这个人走到那里都在炫耀着他的能干,事实是这个的确挺能干。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叫他起了个外号叫:“能不够”。现在不叫了。因为老师在小学的时候,警告我们说,不能随便给人起外号。可能在中国。每个人都收到过类似警告。
我:你又来了不是?没看弟弟想在新娘面前想表现一下么?笨蛋!
老公听我这么说,悻悻的还给了弟弟。但并不走开。我给老公做个神秘的手势。招呼他来我跟前。老公看我这样,满脸好奇的走过来。
我(窃窃私语般,怕弟弟弟媳听到不高兴):我山叔怎么了。刚刚我去妈妈房里,看到他在哭。
老公:有吗?我不知道耶。(老公的声音足够给弟弟妹妹听见了)
弟弟:你们两个说啥呢?搞的挺神秘。
老公:你姐说你山叔在你妈妈房里哭呢。
弟弟:真的吗?(弟弟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探究的神情看着我)
我:哎!不说了,不说了,在你大喜的日子说这些事情。姐姐觉得对不住你了
弟弟:看你就知道你长着个迷信脑袋。这有啥嘛?你还没到年龄就迷信啦!我过去看看去。你来帮我搞这些。(顺手把在干的活儿递到老公手里)。
没一两分钟弟弟就过来了。并带一种责备的口气说:“没啥事儿都给你整出事儿了。咱妈说没事儿呀。你说你,咋说你好呢?”
我虽然嘴里在说着:“没事儿好,没事儿好”心里就明白了妈妈不想让山叔的事情影响了弟弟今天新郎官的大好心情。并在心里想。这么多年来,从来没看到过山叔哭。难道幽幽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还是想起了刚开年去世的老伴儿??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表姐?还是……?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